斗罗大陆之小舞的堕落 斗罗大陆之强占小舞 斗罗之可怜的小舞不乐

时间:2020-01-14 09:58:54 来源:互联网 编辑:南方时空
默认
特大
宋体
黑体
雅黑
楷体

  篇一:斗罗大陆之小舞的堕落 斗罗大陆之强占小舞 斗罗之可怜的小舞不乐

  铛铛铛……铛铛铛……

  楼上又传来女人高跟鞋的声响。

  每到十点左右就开始了,非得响个十几分钟。

  犹如小号锤砸在硬石上,发出不甘寂寞的碰撞声,不引起万般注意是不会罢休的。

  搬来半年多,这声音小舞已习惯了的。

  两室一厅的老房子,家具老旧,但齐全。小舞找中介的时候本想租个一室一厅,中介给小舞推荐了这里,说是其中一间房东用来放置旧物,只租出去一间,租费也很便宜。

  不过中介没说隔音那么差。

  可住在哪里不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?相对从那各形各样的嘴唇里不间断发出的声音,这“铛铛铛”算是清净悦耳了。

  明天周日,和男友约好一起吃早饭的。

  小舞关掉电视机,钻进了被窝。

  许是下午用来提神的咖啡起了作用,今晚难以入睡。

  ……铛铛铛,楼上仍旧继续,床头闹钟走到了十点一刻。

  这声音在初冬的深夜显得格外刺耳。

  就不能换下鞋吗?几秒钟的事。

  不过一个女人每天那么晚下班,也是够辛苦的。

  小舞廉价的同理心是解决生活上琐事最好的办法。

  咖啡因让小舞翻来覆去,转移的疲惫感又导致小舞精神有些涣散。

  楼上是做什工作的呢?

  难道是在那种娱乐场所上班?售货员也会这个点下班的,亦或是服务员?还是程序员?……

  这鞋子有多高?不高于三厘米吧,听声音,粗跟的没跑了。

  打着哈欠翻了个身,小舞不耐烦的把被子蒙过头。

  吵死了!

  第二天不到六点小舞便起床了,生物钟带来的习惯。

  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泡一杯黑乎乎的咖啡,今天要加量。

  咖啡是超市里打大折买的,两大包,含糖量很高,奶精味比咖啡味还浓烈。喝了不到一大包,小舞鼻子旁已经出了不少次痘痘,毛孔也粗糙了不少,一层粉底液是盖不住了。

  男友劝小舞不要喝这些东西,小舞不舍得,把对方送的高档咖啡存了起来,继续喝着明知道会让皮肤更差的东西。

  这可是辛辛苦苦在一群大爷大妈中抢到的,虽然小舞当时看起来比大爷大妈们还疯,可毕竟没到那个年龄,也不会被归入年轻人嘲笑的对象中。

  打着哈欠洗漱完,看到镜中那张脸上又长出几个显眼的粉刺,小舞咬着牙挤破了它们。

  一小滴一小滴的白色液体被挤出来时,小舞有一股爽到的感觉。

  网上很多人都有这种情况,小舞看到过,不会觉得自己奇怪。只不过挤眉弄眼的样子真的很挫,幸亏只有镜子外的自己能看到,连镜中人都看不到。

  涂了三层粉底液才勉强盖住脸上那几处新的红印,小舞意识到应该买遮瑕膏了。

  遮瑕膏?呵呵!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用到的东西。

  初冬的寒气还未入骨,但皮囊是暂时护不住血肉了。

  和平常一样,小舞比约定时间晚到了十几分钟。

  十几分钟,一个完美的时间段,既能满足小舞小小的虚荣感,又不至于让对方生气。

  “你又迟到啊,这家汤包每天只有五十笼,周日也不会加的。”男友抱怨着。

  至于吗?不就一笼包子?你想吃我做给你啊。

  小舞也抱怨,只敢在心里抱怨,因为以前真的说出口后,男友当真了的,兴致勃勃买了材料去小舞家一起做包子。

  结果可想而知,小舞先放弃的。

  “要不是我大早来排队,你哪有热乎乎的包子吃。”

  男友招呼小舞赶紧吃包子,不然凉掉了。又迫不及待夹起一只大口咬住,轻轻咬破,技巧性的吸掉汤汁然后一口吞入,再后咀嚼。

  看着那傻样,小舞没由来的叹口气,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掉了口红。

标题回顾:斗罗大陆之小舞的堕落 斗罗大陆之强占小舞 斗罗之可怜的小舞不乐
Copyright 2012-2026 http://www.nanfsk.com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62693号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免责申明